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新概念作文一等奖获得者名家推选本.小说卷》新概念作文一等奖范文 T吧 新概念作文一等奖获得者名家推选本.小说卷XXOO

更新时间:2020-02-10 07:24:35

《新概念作文一等奖获得者名家推选本.小说卷》新概念作文一等奖范文 T吧 新概念作文一等奖获得者名家推选本.小说卷XXOO 已完结

《新概念作文一等奖获得者名家推选本.小说卷》

来源:作者:黄兴分类:出版主角:阿肯,阿卡

新书《新概念作文一等奖获得者名家推选本.小说卷》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黄兴,主角阿肯,阿卡,是一本出版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我当然知道是谁。”阿肯踢踏着拖鞋从里屋走到门口,“我怎么可能忘记你的声音。” 我轻巧地绕过他进门,淡淡地叹了口气——自己似乎很...展开

《新概念作文一等奖获得者名家推选本.小说卷》免费试读

“我当然知道是谁。”阿肯踢踏着拖鞋从里屋走到门口,“我怎么可能忘记你的声音。”

我轻巧地绕过他进门,淡淡地叹了口气——自己似乎很久都没有到这里来过了,真的很久。阿肯吸溜了两下鼻涕,抓着头发说你随便坐啊,电脑开着呢。

二十多平米的房子,筒子楼,公共卫生间,水管冬天必冻。我有的时候甚至怀疑阿肯和他母亲是怎么撑过来的。后来女人终于攒了些钱,问阿肯想添点什么东西,阿肯毫不犹豫地说电脑,于是他短时间内再次和空调绝了缘。

电脑摆在客厅阿肯的单人床前的一个大柜子后面,整个空间看起来拥挤无比。我弓着身子坐在角落里,悄悄抬起眼睛瞄他,发现这个自打出生起便整日咕噜着一起长大的男孩子好像突然有了男人的模样,至少已经站在了成熟世界的边缘。他很帅,我在心里小声叨咕了一句,然后邪恶地笑笑,就着他玩了一半的植物大战僵尸一直到通关。

“你吃饭了么?”现在的时间是正午十二点半,所以我把这个问题问了两遍。

“唔……面包……”他把袋子放在我一伸手就可以抓到的地方示意我自己动手,我摇了摇头,专心致志地盯着屏幕。后来不知什么时候他坐在了我身边,我稍稍一扭头便可以看到他干净的脸上细细松松的绒毛。我们就那样坦然地对视着,保持着比同桌之间更近的距离,很久。

“你带隐形眼镜了呀!”他想发现新大陆一样把脸又凑得近了些,我感觉我们之间的距离甚至可以用毫秒来计算。

“对啊,很久了已经。”我发誓,如果对方不是阿肯而是一个同样帅气被奉作班草的男孩子这般盯着我看,绝对会让我不知所措双颊绯红夜不能寐。但是阿肯不一样,我们这样的举动丝毫不会引起任何不适或是尴尬,有的时候甚至可以牵手或是拥抱。不过这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听说前一段时间阿卡回来了是么?”我把阿肯从身边推开,随意地抓起袋子里的面包,一边看着屏幕上花花绿绿的玉米奶酪一边等着关于阿卡的消息。

阿卡亦是我们的发小之一,比我和阿肯小半岁左右。我便是组织最伟大的创始人,因为我的降生宣告了发小组织的成立,十七天后阿肯呱呱坠地,与我隔着长长的走廊遥相配合着唱海豚音,最后才是阿卡。那个时候我们都还徜徉在自己小小的幸福里,还可以将自己标榜成一个正常人家的小孩。但是作为大姐大,三个孩子的领袖,我绝不能在这一点上无作为。于是我的爸爸妈妈是三家中最早离婚的,只是那个被我称之为父亲的男人做绝了,我连他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毋论其他。

然后便是阿肯。中间有一段时间,阿肯的父母在一个当时很上档次的小区里买了一套两居室,六七十平米,独立厨房卫生间,冬天还集中供暖。有一次我和阿卡被自家大人带着去那里找阿肯,回来的路上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阿卡一直想上厕所,想想阿肯家舒服的洗手间,愣是憋了自己一下午,最后还是无奈地进了公共厕所的门。但是阿肯的好日子也不长久,我依稀记得某一年的中秋前后,我和母亲串亲戚回家时突兀地看到阿肯正帮着他妈妈往楼上搬着家具,母亲上去问了些缘由,便勒令我帮着搬些小玩意儿。阿卡像个猴子一样上上下下地般东西,见到我一次便掏心掏肺地说阿肯要回来了,他觉悟了!觉悟了!后来我们才知道,阿肯的父母也分了,猝不及防地。阿卡听到这个消息后一直很高兴,至少以后我们三个可以一直在一起,永远。

阿卡的身世更可怜些,他的爸爸——那个善良的小生意人——活活被肝硬化折磨致死。男人爱钱,也爱赌。印象中阿卡同样只有二十多平米的家里总是藏着许多我们没见过的新鲜玩意儿,但是每次到了吃饭的时候,他连个喊饿的地儿都没有。后来他爸爸就住了院,再也没有出来。其间母亲和继父去探望过几次,回来后悄悄抹起了眼泪,说阿静你要好好对阿卡,他是个苦孩子。有一天我放学,阿肯站在楼梯口堵住我,悄悄说卡爸爸走了,彻底的。我愣了一下,开始放声大哭。阿卡失魂落魄地站在门口,看着我通红的双眼,竟然反过来安慰起我来。那晚我们仨躲在走廊的尽头开了个小会,关于阿卡未来的发展方向。阿卡叹了口气,说下定决心以后要好好学习了,总考倒数第一这怎么行。阿肯拍着他的肩膀说兄弟好样的,我和阿静无条件支持你!我们一辈子在一块!

那一年我们十二岁。

后来外婆告诉我,出殡的那天阿卡站在大门口,把盆摔得叮当响,真孝顺;后来妈妈告诉我,卡爸生前欠下的巨额赌债几乎压垮了那个饱经沧桑的女人。也许这是她们女人之间的秘密,我只是担心阿卡从良之后再也不能跟他反锁着屋子没日没夜地玩任天堂了。超级玛丽随着死亡跳进了棺材,那个能够爬上云吃金币的小人被我们口中那个猫头鹰一样的“樱桃梅子”给彻底消灭掉了。“樱桃梅子”这名是阿卡起的,我们都觉得特有创意,跟日本人似的,死了也不心疼。

接下来的日子变得平静了许多,阿肯每天躲在父亲的小门市部里玩网游,阿卡开始像犯人放风一样定点出现在网吧。我从来没去过那种地方,所以当阿肯拽着我去找阿卡的时候,我本能地犹豫了一下。九月的天气,天空中飘着淅淅沥沥的绵密的雨。我和阿肯固执地不撑伞,硬是淋着雨跑过一条街。到了之后阿肯找了个避雨的地方安顿好我,一个人钻进人声鼎沸的小房子里把阿卡揪了出来。我们本来想一起去打台球,结果每个人兜里都是空的,只得悻悻地回家。回去的时候他们两人共撑一把伞,阿卡总是把我的伞往后拉,说雨是斜的,小心淋到后要感冒的。到现在为止的无数年里,我还会为了这句浅浅的关心而忍不住落泪。或者可能这么长时间过去,再也没有人会在下雨天注意我是不是淋了雨,除了阿卡。

约定重聚是在两个星期之后的国庆假期,我在QQ上通知了阿卡,然后他当机立断说那就今天吧。阿肯突然想到晚上要给即将去天津上学的女朋友开送别宴的,后来在我和阿卡的怂恿下硬是把那一摊推了,原因只是为了阿卡的一句“同学重要还是老朋友重要”……

在我们一起长大的那座筒子楼下见到了阿卡,留着乖张激情的发型,戴着看不出是什么颜色的美瞳镜,穿着高仿的耐克夹克,坐在助力车上专心地按着手机。尔后他扭头看到我们,痞痞坏坏地笑了笑,说了句上车。我犹豫了下,看着眼前那辆自己一贯鄙视的跑得很快,打扮得花里胡哨还带闪光,顺道发出警车一样声音的摩托,抿了抿嘴唇看了看阿肯。

要去的餐厅是一家地摊式的自助火锅,在小城的边缘。一路上俩人拼命捏车把比速度,可以想象我是怎么像杀猪一样惊恐地嚎了一路的。路灯在飞逝间闪烁着霓虹灯一样迷乱而微醺的光线,风在耳边倏地绕了几圈后再飞快地跑开,阿卡的声音静得像世界尽头的絮语:“阿静,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一起骑着三辆小童车满世界转么,你现在怎么会害怕了呢?”

跟你们在一起,还有什么可怕的?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嘴角被拉成一条奇怪的弧线,有点伤感,有点自嘲。

饭馆里人很多,阿肯接了个电话,急匆匆地出去接女友。阿卡嘻嘻哈哈地坐在我身旁,问我最近怎么样。我愣了下,淡淡地说还好啊。他笑:“你别骗我了,明明就有心事。”我哑然,故作坦然地讲了男生日志里那句“请你永远地滚出我的世界”。阿卡沉默了一会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逞英雄似的说什么“哥帮你解决了他”之类的痞子用语。他只是沉默,掏出了烟,犹豫了一下又塞了回去:“他不值得。”

我抿了抿嘴,轻轻地点了点头。这段时间无数人跟我说过同样的话,但是没有一个人如同阿卡般让我心酸,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大悲剧。居然一下子就释然了。

走在阿肯身边的女生长得很可爱,但看起来并不十分纯净,可是我忽略了,现在的阿肯也不再是以前那个羞涩内敛干净的小少年了。阿肯拥着她坐下,随意地帮我们互相介绍。女孩只是低头,摆出一副羞赧的摸样。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我尽量笑得很坦然地问她认识不认识谁谁谁,她摇摇头,默不作声。我能想象得出自己近乎无语的模样,然后无奈地耸肩。阿卡拽了拽我的胳膊,示意我跟他去取菜。余光中看到阿肯臭着一张脸,因为女孩对我的默然而发了脾气。我并不开心,这只能证明对阿肯来说,女孩比我更近,更熟悉。

阿肯和阿卡喝了许多酒,两人争着帮我倒果粒橙。火锅氤氲着的雾气打在脸上,窗外的风好像很大,隐约中我看到街对岸的一截树枝就那么大喇喇地跌落在慢车道上。对面的女孩始终忘我地玩着手机,而阿肯也没有再理她,只是一次又一次地跟我们重复着:“你们还记得不记得啊,我们小时候……”

“你们还记得不记得”,是整个晚上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我们有太多共同的回忆,那些卑微却并不渺小的梦想,还有无数缤纷的让人落泪的约定,其中记得最清楚的是阿肯的

《新概念作文一等奖获得者名家推选本.小说卷》精彩评论:

干娘被杀,后爹黑化,画风转的太突然了。刚从zyd坑里爬出来意图洗眼睛的我又遭受迎头痛击……相比之下还是熊莉莉的悲伤境遇总能一笔带过更让人安慰。希望每一个萌萝莉的成长都不必经历痛苦,哪怕是为王的道路。不是要公主病和玛丽苏,毕竟退到底线,爱护女性和小孩子是也生物性好不好。后续剧情要是再虐洒家就只能再回去看无缺文抚慰心灵了……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