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十八章 上上签,又如何? 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18禁

《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十八章 上上签,又如何? 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18禁

发布时间:2020-01-14 21:22:11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木子苏V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是木子苏V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宋子浩,秦府,书中主要讲述了: “妹妹还没听说吗?最近京城里流窜着一股盗匪,专抢地下黑钱庄,那些被抢的人都敢怒不敢言,我记得朝廷好像有过律法,凡是私自开黑钱庄的

《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 免费试读


“妹妹还没听说吗?最近京城里流窜着一股盗匪,专抢地下黑钱庄,那些被抢的人都敢怒不敢言,我记得朝廷好像有过律法,凡是私自开黑钱庄的人,”依依眸光含笑,看着秦若雪一字一句地说道:“诛、九、族、呢……”

上次她让书香去给上官天翊带话,就是让他安排人装作盗匪,专门去抢罗家的地下黑钱庄,结果还真得手了,想必罗家现在一定鸡飞狗跳吧?更何况罗氏这段时间去上官天翊名下的当铺可是当了不少好东西呢……

“是吗?妹妹还没听说过呢,真没想到姐姐连这样江湖之事都有所了解,妹妹真是佩服!”秦若雪被依依看的心慌,但是面上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两日她看罗氏眉头紧锁,而且频频从当年给她准备的嫁妆中拿出那些珍贵的东西去当掉,她不是没有问过,可是罗氏总说以后会给她更好的,难道真的是罗家出事了?

“饭要一口口吃,多了解点敌人的动静总归是好的,你说呢,二妹妹?”依依故意伸手顺了下发髻,看到秦若雪的目光落在自己手腕的镯子上,不禁别有深意地笑了。

“你笑什么!”秦若雪脸色涨的通红,那镯子她看的分明,那是当年外祖父从很远的地方带回来给她,说是以后要当做嫁妆的,结果前段时间被罗氏当掉了!

如今……如今竟然落到了秦依依手里!

依依却仿若没有看出她的愤恨,依旧笑着说道:“二妹妹可是喜欢这个镯子?是天翊从当铺里低价买回来的,我瞅着还真是太值了,是不是?我家天翊虽然是个王爷,可还真是有眼光,会过日子的很啊……”

秦若雪气的差点吐血,当下闭上眼睛不再搭理依依,依依嘴角微微牵起一丝笑,心中暗道:“这就受不了了?秦若雪,这次凌云寺之行,我要让你体会一下上一世我的痛楚!”

上一世,宋家出了不少事,宋子离断了手,她的心情更加沉重,于是罗氏和秦若雪便哄着她来凌云寺求签。

当时秦若雪还替她求姻缘签,得了上上签,她以为自己和上官俊杰那就是命中注定,只是没想到在启程回京的时候突然冲出了一伙流民,那些流民本来是想抓走她的,可是书香拼死相护,而上官俊杰恰巧带了护卫来这里,再次救下了她。

她感激涕零,以为上官俊杰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可是在那场劫难中,玲珑死了。

她为了保护自己,与自己换了衣衫,被那伙流民劫走,再也没有回来。

后来,罗氏告诉她,玲珑的尸体在护城河被发现,整个人已经被泡的烂掉了……

而依依直到死的那一刻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官俊杰的计谋,他们本就没打算劫走她,他们要做的就是除掉她身边的人!

想到这里,依依的手微微握紧,这一世,不会了!

她不会让她身边任何一个人出事的!

行了许久,一行人终于到了凌云寺,凌云寺的和尚引着她们去了梁氏现在住的院子,罗氏带着众人给梁氏请安,低声说道:“老爷出去赈灾了,特地安排妾身来接婆母回京。”

梁氏点点头,扫视了众人一圈,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神色,看来是早就知道了秦飞云和秦晨晨的事情,目光落在依依身上,立刻亲热地拉着她的手问道:“平素里可曾和翊王殿下一同出去过?”

“见过两次。”秦依依面上略带羞涩,眉目间满是对梁氏的孝敬之情,乖巧地应声道:“翊王殿下还托依依向祖母问好。”

“好,好,好!”梁氏和秦耀宗一个样子,属于典型的贪慕虚荣,现在觉得依依和翊王有牵扯,所以总是可以摆出一副慈爱的模样。

“祖母,您喝点热茶,暖暖身子。”这个时候,秦若雪端过一杯茶递给梁氏,娇声笑道:“祖母你还不知道吧,姐姐可是捐了五千两银子用于赈灾呢!”

“五千两!”梁氏刚喝的一口茶差点喷出来,还没来得及回神,便听到依依笑着说道:“翊王愿意贴补依依,依依也是不好推辞,说起赈灾,依依真心佩服罗家,听外头说,罗家可是捐了四十万两呢!这几日罗舅舅来了府上好几次,依依都没来得及表示钦佩……”

“你们先出去,我有话要跟你们母亲说!”梁氏的脸色微沉,看向面色有些难看的罗氏,冷冷地说道。

依依立刻恭顺的站起身,朝梁氏福了福身,缓步退了出去。

“秦依依!你方才到底是什么意思!”秦若雪追上依依,冷哼道:“你不要以为你有翊王撑腰就有恃无恐,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得意到几时!”

依依微微一笑,脸上的酒窝若隐若现,软软地说道:“方才我只是想告诉祖母,我是真的把母亲当做自己的母亲,罗舅舅如此深明大义,我也是深感欣慰呢……”

梁氏什么都可以装作看不到,但若是罗氏敢拿秦家的钱去贴补罗家,那么梁氏一定会非常不满,依依要的就是这样的不满,点点的不满累计起来,迟早会成为对付罗氏的最利的一把刀!

依依甩开了秦若雪,拜过了佛祖,就见玲珑拿着签筒笑眯眯地说道:“姑娘,求支姻缘签吧?”

“求谁?”依依笑着拍了玲珑的脑袋一下,打趣道:“我看知画说的有道理,你这是想嫁人了!”

“姑娘,您和翊王殿下虽然赐婚了,可也不妨碍求签嘛!”玲珑扯着她的衣袖,一副撒娇的模样说道:“试试嘛,这样元帅府老夫人也能放心!”

“不要!”依依一甩袖子,却听得一声轻响,玲珑和书香同时低头去看,竟然是依依的衣袖带出了一支签文。

玲珑立刻捡起,细细地一看,立刻欣喜不已地低声道:“姑娘,真的是上上签呢!”

“上上签又如何?”依依接过签文,面上不悲不喜,前一世不也是上上签吗?想到这里,依依便随手丢在一旁,甩袖离去。

玲珑和书香奇怪地对视了一眼,立刻追了出去,众人都没有看到,一旁的梁柱后转过一人,正是翊王殿下!

只见他拿起签文细细看了看,低声呢喃道:“上上签,不好吗?”

依依带着两个丫头径直朝着寺庙前院几个零零散散贩卖字画的摊子走去,在走过一个字画摊时,依依的目光落到了最角落里的一幅画上。

“把那幅画买下来!”依依吩咐玲珑去谈价格,最终以七两银子买下了那幅不起眼的画,一行人再度离开。

“一幅破画竟然这么贵!”玲珑抱着画在后面嘟囔着,书香听完难得笑了起来,指着玲珑的额头说道:“你知道这幅画是谁的画么?”

“谁啊?”玲珑一脸不解,一副管家婆的模样说道:“一个小摊子上卖的画能好到哪里去!”

“那是青山居士的画!”书香的眼神极好,又是宋怀瑾亲自教出来的,自然一眼便看出了那幅画的真正价值,当下给玲珑解释道:“这幅画,万金难求。”

依依听着两个丫头在后头叽叽喳喳地说话,不禁微微一笑,她之所以会知道这幅画,是因为前一世秦若雪在刘默的指点下买下了这幅画,随后由太子送给了皇上。

青山居士临终前半年只画了这一幅画,所以这幅画算的上青山居士的封笔之作,皇上收到以后龙颜大悦,对太子赞赏有加,以至于二皇子一派倍受打击好一阵子。

只不过这一世,她并不打算送给别人,因为她记得上官天翊非常喜欢青山居士的画作,甚至曾经有过十分逼真的仿品流落民间,所以她觉得上官天翊一定会喜欢这幅画。

“姑娘,奴婢已经将床铺好了。”知画看到她们回来,连忙迎上来,看到玲珑和书香没有注意这边,才低声对依依说道:“姑娘,方才二姑娘派人来跟奴婢闲聊了一会。”

“嗯?”依依扬眉,点点头说道:“看来有人要上钩了,只怕过几日你还要受些皮肉之苦才行了。”

“奴婢明白!”知画也不含糊,毫不在意地说道:“能知道她们想怎么对付姑娘,那也能让姑娘更安全些!”

依依眸中闪过一丝心疼,握着她的手说道:“辛苦你了!”

夜深,依依还没来得及洗漱,房间里便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

“殿下,你怎么会来?”依依打发玲珑等人出去,奇怪地问道:“今日月君子不来施针吗?”

“他今日有其他事耽搁了,”上官天翊看着她问道:“你今日给那个秦若雪下药了?”

“殿下心疼了?”依依心里顿时有些不悦,嘟着嘴说道:“只不过让她的伤口溃烂得快一点,殿下若是心疼,大可把解药拿走!”

“我为什么要心疼她?”上官天翊一脸不解,想起什么事一般说道:“你让我找几个人假扮流匪抢了罗家的黑钱庄,罗家这一次可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可是那些银子你打算怎么办?真没想到罗家的黑钱庄竟然有那么多银子。”

“先放在殿下那里吧!以后定然有用处,”依依突然想起来那幅画,连忙拿出来递给他说道:“我瞧着是真迹,特地买下来给你的,你看看是不是,若是不是那就可惜了。”

上官天翊打开画,眼睛顿时一亮,可又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这是送我的?其实你可以拿这幅画去皇兄那里换些更有用的东西……”

难道她是记错了?上官天翊对这些画作不感兴趣?那她岂不是闹出了笑话?

“有用的东西?什么东西比你喜欢更有用?”依依眨眨眼睛,不解地抬眸看向上官天翊,挠挠头继续说道:“难道殿下是不喜欢这幅画?”

《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木子苏V)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宋子浩,秦府)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木子苏V)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宋子浩,秦府),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

作者:木子苏V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木子苏V)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宋子浩,秦府)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木子苏V)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宋子浩,秦府),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