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盛世倾宠:杠上小爷》盛世宠婚枭爷甜宠妻 第三十一章 生气 盛世倾宠:杠上小爷网盘

《盛世倾宠:杠上小爷》盛世宠婚枭爷甜宠妻 第三十一章 生气 盛世倾宠:杠上小爷网盘

发布时间:2020-05-23 07:22:21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瑾轩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盛世倾宠:杠上小爷》是瑾轩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黄虹,紫霞,书中主要讲述了: 凌佐讶异,奇怪的看着紫霞,希望能从她口中得到答案。这怎么回事?什么小女人?又有些恍然,昨儿那个?无奈的摸了摸鼻子,黄虹这飞醋吃的

《盛世倾宠:杠上小爷》 免费试读


凌佐讶异,奇怪的看着紫霞,希望能从她口中得到答案。这怎么回事?什么小女人?又有些恍然,昨儿那个?无奈的摸了摸鼻子,黄虹这飞醋吃的太厉害了。那女子不是昨天才来吗?有什么好生气的?别说史平陵是个重礼教的,就算是那女子,父亲过世,怎么也要守孝三年,和史平陵就算有心,也不能有实!值得那么生气吗?

想了想,凌佐莞尔笑了。火辣辣的小妹子喜爱史平陵,史平陵不珍惜,那他还客气什么?他可是十分清楚的记得黄虹说过:一夫一妻制,她是一定不能够接受相公有其他女人的。如此的话,不如做回红娘,签个红线。撮合一下丘火和史平陵,原本还想让他花脸,现在看来,省了。

一路下山,直奔花街。

看了好一会儿,黄虹决定把店面选址在怡红院对面。这儿是街中心,最好的位置,而且对面是怡红院,登封市最有名的青楼。黄虹痴痴的看着怡红院,人,就是要挑战极限!

“你该不会要买下怡红院吧?我可告诉你,除非是用抢的,否则本少可买不起。”凌佐折扇一开,悠悠的摇着。抢么,他还不见得有这本事。他爹要是知道他抢青楼,不是吐血死,就是把他吊起来打死。

“有多大碗,吃多少饭。难道我对钱没数吗?”黄虹斜眼,一个转身,看着怡红院对面的贾颜楼。看这店面便知道,原也是大气的,只是被对面抢了生意,渐渐落败。手往贾颜楼一指:“走。”

凌佐奇了,怎么这是要跟怡红院作对?凌佐摇了摇头,你初来乍到,选个容易对付的呀?哪儿不是悬崖底,你不往哪儿去。凌佐似乎看到自己的一万二飞了,这可是他全部的家当。赔了的话,就再也见不着了。她开心便好吧!

叩叩叩

黄虹敲门,正逢大白的天,人家都在休息。这个地方总是夜里热闹,白天没人的。

叩叩叩

一声无人应,黄虹又敲了一回。这地方,她买定了,不管多少钱!

隔了一会儿,便听到一声:“谁呀?大白天的,干什么呀?”不见其人,便闻其声。听得出来,那女人声音很是不满,而且还没睡醒。没谁说什么,只等她开门。

门吱呀的一声开了,一个大妈年纪女人走了出来,身形很是慵懒,打着哈欠,审视着三人。经验老道的她一下就认出了黄虹是女儿身化装的,懒懒的问道:“干什么?这大爷带两女人来,看大爷的打扮,也不像是要卖女人钱的?有什么事吗?”

黄虹心下一惊,这么快就被认出来了?昨儿那红姨到底是认出来故意不说还是没她眼神好?凌佐听言就生气:“说什么呢!”

黄虹连忙拉了一把平声道:“我想买你的贾颜楼,你觉得多少银子合适卖给我?”

苗姨一怔:“买我的贾颜楼?”

“是。”黄虹从容点头。

“为什么?”苗姨语气不善,贾颜楼怎么说都是她们祖上楼下来的,不能说没就没了。

“看你门庭冷落,现在应该不赚钱了吧?”黄虹一针见血的指出。

苗姨脸上难看,自从十年前对面怡红院搬来以后,日子是一日过的不如一日。姑娘日渐憔悴,都已经老了,没什么新鲜的血液注入,就算是有新鲜的姑娘,有钱的公子哥多半也是去对面,哪儿才能彰显他们的贵气。以前她也尝试把客人拉回来,可是现在早已放弃了,只是无用功而已。

黄虹都不用看苗姨的脸色,她都知道这儿基本没什么客人。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怡红院生意火爆,注定她对面的那人倒血霉!淡淡的说:“卖给我,这儿,我一定能创世纪新高。”

“你凭什么这么自信?”苗姨不善质问。

黄虹淡然一笑:“这你就不用知道了,只要你把地方卖给我就好,我黄虹,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凌佐和紫霞也甚是狐疑,如此做法,似乎不合常理。

“有条件的,必须灭了对门的威风!”苗姨冷道,便宜也不是好占的!若是可以,定要雪耻!

黄虹小脸皱成一团,这是得有多大仇恨呐?不过那都不关她黄虹儿的事情,黄虹要做的事情就是赚尽天下钱。当即唇齿一咬,响指一打:“好的,不过我这人也不喜欢占别人便宜。这样吧,等贾颜楼步入正轨,我把贾颜楼的一成盈利分给你。就算买你的贾颜楼了,贾颜楼你现在就要把房产地产改名易姓,我不想将来我们产生分歧,我没有这个主动权利,说把我赶出去就赶出去了。”

苗姨嘴角抽抽,看得出来,黄虹不是个善茬。但她的要求很简单,灭了怡红院就够了。眉毛一挑:“只要你能败了怡红院,我说话算数,绝不反悔!”

“签个协议吧,房产地产先归我。”黄虹冷眉一挑,不拿到房子和地契,心里着实不安慰,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

“好。”苗姨也不是个啰嗦的人,当即差人备了笔墨纸砚。

由凌佐执笔,书写协议房屋买卖协议。大意就是说,贾颜楼分文不取卖给公子廷,日后不论贾颜楼如何,都与苗姨无关。月月分成,苗姨拿其中一成利润。另外附加一条,贾颜楼所在地址名声必要胜过对面怡红院,此协议方才生效!

协议一式三份,苗姨、凌佐、黄虹每一份都具有同等法律约束。

凌佐写协议的时候问黄虹一句:“转让协议名字写你吗?”

黄虹摇头,俏皮一笑:“写你的,公子廷先生。”

凌佐犹豫了下,也便落笔了。写谁的都一样,无所谓的,反正他也不会占黄虹的便宜。

拿到了地契和房契,黄虹开始部署这里的地方。首先就是装修和成员,名字她还没具体想好用哪个。眼见门脸比较陈旧,黄虹蹙眉想了好久,决定不换了。她想要用稍微有点酒吧的昏暗感,也就是一进门根本就是暗暗的,门脸便不需要多富丽堂皇!

黄虹的第一个改变就是对于床的改变,她喜欢那种充盈着法兰西风情的软床,随手就在纸上画了上去。光凭这一点,一定能够改变男人的看点。毕竟这个时代是没有这种床的,黄虹画的是圆形的。画了好几个图案,这个时代她可以弄到真皮,却不能弄到乳胶,所以她只决定用全面打造床。当然了,里面还是要垫架子之类的。

“你画的这是什么?”凌佐看着黄虹画了好几张,一眼看去很像,仔细看看又各有千秋。而且还分别在不同的图案备注了不同的颜色,白色、杏色、米黄色、红色粉色和紫色。这些颜色不是温暖便是诱惑,但他还是没看懂这个圆圆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床。”黄虹头也不抬的回,手下继续画着。一共要画十二张不同的样子,弄十二个不同的高端房。每间房子都要有它独特的设计,凸现个性!这个时代没有弹簧,便用山棕来做床垫,记得以前听说过,棕床垫宁静无声,弹力持久不变。比弹簧还要好一些,偏柔软一些呢。眉头蹙着,也不知道怎么弄到这个棕树的皮。

“床?那都是方形的呀!你弄的这不伦不类的,谁会做呀?”凌佐扶额,就她脑子多!非得给别人不一样。

“这叫特别!独具匠心,尽善尽美,任谁看了都喜欢。”黄虹手指从鼻尖滑过,向凌佐一杨鼻子。

“是,不过你外面不改,只动里面的,谁看得见呀?”凌佐无奈茗了口茶,外面没吸引力,谁会往里面看一眼呢?

“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就是说的你们这种人!我到时候只要改个非常独特的名字,保准客人源源不断。”黄虹毛笔抵着鼻子,夸下海口。只是叫什么名字呢?想了这么久,一直没想好。

“能叫什么?勾栏苑你都叫不上!”

“为什么?”

“勾栏苑是国家的,里面都是官妓。”

“唔,我也没打算叫啊!我想的是浮生若梦,温柔乡之类的。”

“名字不错啊,但没发现能够吸引人源源不断。”

“哎呀!等我在想想,一定能想个更好的!”

“行,那还不都依你。”

一天下来,黄虹忙的焦头烂额,画了无数设计图。其中不乏盗版,在这个时代,那就是绝对的原创。一切事情都有苗姨帮忙打理,她手下虽然都是女子,却因常年被对面压迫,早就没了那柔弱的女人娇小了,不过大家都是会装的嘛!随便拉出一个人,叫她笑一个,该羞涩的羞涩,该欢笑的欢笑,没有一个上不了台面的。

总之呢,这些女人黄虹一个没打算辞退。在古代三十出头的年纪可能已经是过时的了,老了也没什么钱,能得一副薄薄的棺材,已是好命。在现代那就完全不一样了,三十出头,活脱脱的美少妇一枚。那腿和腰,性感的真让人受不了,那才叫有味道,哪里是年轻娇滴滴小姑娘比的了的?

黄虹对贾颜楼,哦不,准确的说是这个时代风尘女子的收入做了个了解。是问的紫霞,黄虹听完觉得可悲的多。想了想,黄虹和贾颜楼苗姨说:“停业整顿,下月乞巧节开张。时间紧张,所有的事情务必加紧办理。钱,我这边有一万两,要的就是速度和质量。

《盛世倾宠:杠上小爷》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瑾轩)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黄虹,紫霞)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瑾轩)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盛世倾宠:杠上小爷》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黄虹,紫霞),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盛世倾宠:杠上小爷

作者:瑾轩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瑾轩)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黄虹,紫霞)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瑾轩)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盛世倾宠:杠上小爷》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黄虹,紫霞),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